2030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> 新增 陆归心20 发火崩人设:周复,我陆归心看上你,是你走运

新增 陆归心20 发火崩人设:周复,我陆归心看上你,是你走运(1 / 2)

学校里消息传得快。

教室外的走廊里,站满了男男女女,几人成群,拿着手机在议论。

看到陆归心出来的一瞬间,目光全转向她。

眼神嫌恶,不屑,讥嘲,等着看好戏的都有。

陆归心没走两步,兜里手机就响了起来,京城来的。

“爸爸,我自己会解决,您和妈妈看着就行。”她接通电话,声音没了以前的温和乖巧,喉咙里都压着狠戾。

那边,陆承洲没再说什么,语气慵懒的提醒她,“自己办漂亮点儿,别给你妈丢人。”

陆归心刚挂断陆承洲的电话,谈应又打了进来。

“我去微博上说一声,那天是我曾祖父过寿,再跟几家媒体打声招呼,很快就平息了。”谈应语气轻松。

“平息?”陆归心笑,语气腔调全变了,很轻,很慢,诡异又邪气,“我看着很大度么?”

谈应一愣,下意识看了眼自己手机屏幕上的联系人备注,怀疑自己电话打错了。

看见备注上确实是小公主三个字,他仍然不敢确定地问:“陆归心?我家小公主?”

女生眉目间染了点冷狠,“我总得看看,我一个刚到这学校没几个月的新生,没招谁惹谁,是谁这么针对我。”

谈应是谈家内定的继承人,被寄予厚望,自然不简单,年纪轻轻,心思深沉内敛,不显山不露水,一副游戏人间的浪荡样。

眼下,发现陆归心的不同。

他短暂的怔愣后,反应过来,低笑,“行,那哥就不插手了。”

他早该想到的。

京城陆家的小公主,哪怕是智商没那么高,从小和自己父母生活在一起,耳濡目染,怎么会是个简单的。

谈应想到京城那两位爷的行事风格,“狠”字出名。

还有极境洲那几位天天护着小公主,生怕她受委屈的大佬。

策划今天这场网爆的傻逼,要知道自己惹了谁,哭都没地哭。

挂断电话。

陆归心冷黑的眸子望着前方,长腿朝前走,两只手重新组装着另一部手机,径直进了厕所。

所有人都在围观议论微博上的爆料,厕所这边空荡荡的,没有一个人。

陆归心站在洗手台前面,面前摆着几个复杂的金属小仪器,她快速组装好。

黑色的瓷质台面上,是红色的投影键盘,她头都没低,纤长的手指快速精准的在键盘上按着。

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左侧,有一束光照投射出去,映在白色墙面。

是整个明城的天网监控。

她调出谈老过寿那天,从她出了明城中学,上了谈家的车开始,所有的监控视频。

视频速度调到最快,人影车影飞逝一般从她眼底闪过。

夏家来接夏澄的车,从明城中学门口,一直跟在谈家的车后边。

到了w酒店,夏家的车没进酒店停车场,在外面停了几分钟就走了。

陆归心拿出手机,看了眼第一张照片里,w酒店门前大电子屏上的时间,对应的就是天网视频里夏澄的车停在酒店门口的时间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高三部。

所有的学生群,以及班里,全部都在议论陆归心和谈应酒店开房的热搜。

前段时间在操场上,大部分高三部的人都见过了陆归心那张脸。

可以确定,照片里的和谈应去酒店的就是陆归心。

有图有真相。

一班教室。

几个女生趾高气昂的在教室高声道:

“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?是谁之前说苏泽月造谣的?说陆归心不会做那种乱搞男女关系的事?”

“和谈应去酒店开房,五个多小时才出来,这就是你们说的干干净净的校花。”

“苏泽月就是被你们逼走的!”

“周复,复神。”一个女生看向坐在最后一排的周复,“你还要替陆归心出头吗?苏泽月只是把她做的那些恶心事说出来了而已,却被逼的退学。”

“之前还奇怪,学校怎么会做出把苏泽月退学这种决定,原来是陆归心靠上了谈应。”

“恶不恶心啊,一边和谈应搂搂抱抱去酒店开房,一边故意接近周复他们。”

之前因为替苏泽月说话,被班里男生针对的几个女生扬眉吐气。

田戎握着手机,眸底凝重的看了眼最后一排门口的位置。

周复侧身靠墙坐着,长腿不羁的敞着,低着头在看手机,没什么反应。

手机屏幕停留在陆归心和谈应十一点多从酒店出来的照片上。

另一只手上捏着陆归心昨晚折起来给他的纸条,平整的五边形在修长的指尖一下一下转动着。

夏澄看着手机群里对陆归心的骂声,听着班里同学的骂声,唇角一闪而逝的笑意。

微博上把谈家内部直系旁系所有人的资料都扒了出来,舆论声音越来越大,要求相关部门调查谈家。

谈应被推到了风口浪尖,谈家自身难保。

陆归心给学校造成这么严重的负面影响,没有谈家护着,学校一定会处理她。

就是很可惜,她花了那么多钱,没查到陆归心的资料,网上也没人能人肉出她的家庭。

夏澄收起手机,转头望向周复。

男生和往常一样,脸上没什么表情,冷漠疏离,似乎丝毫没受到这件事的影响。

夏澄摸不准他的心思,抿了抿唇,“周复,你……”

上课预备铃响起,周复突然起身。

田戎反射条件性的问:“复哥,你干嘛去?上课了?”

“厕所。”周复扔下两个字,出了后门。

踢开厕所门,周复咔咔掰着手机重组,变成小电脑的模样。

他倚着洗手台,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,键盘小,也丝毫没影响他的速度。

微博上最初的首发微博已经被原作者删掉了,账号也已注销。

但经过媒体大肆报道,现在爆料者是谁已经完全不重要了。

恢复微博对周复来说轻而易举,ip地址显示国外一家网吧。

黑了网吧监控,视频里,爆料者戴着鸭舌帽口罩,全身上下遮的严严实实。

周复兀自低笑一声,挺会玩儿,找国外的人爆料。

他拨出去一通电话,从兜里摸出耳机塞进耳朵,嗓音低哑,透着一抹狠,“找个人,资料发你。”

……

陆归心到高三部,已经是五分钟后。

她出了电梯,就对上从厕所里出来的周复。

四目相对,两人都站在原地,谁也没动。

女生周身气场全然没了以往的温和,冷戾张狂,阴沉寒冽。

看见周复,陆归心眼皮低了低,掩去眼里的冷色。

沉默了几秒,再抬眸,那张干净白皙的脸又变的温和柔软。

她往他那边走了几步,声音轻缓的解释,“学长,我和谈应没什么,他把我当妹妹,那天去酒店,不是孤男寡女,也不是开房,是因为谈家爷爷过寿,他带我去。”

“我们什么关系?”周复声线很淡,“你来高三部给我解释这些?”

陆归心听着他的语气,黑眸沉寂下来。

周复双手插兜,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,“没必要。”

陆归心面色一寸寸变冷,盯着他的脸,声音有些哑,“没必要?”

她第一次向别人这么认真解释一件事,他告诉她没必要。

周复冷冰冰的态度,让陆归心瞬间清醒。

以至于她开始审视自己这一个月的所作所为。

他对她,一直都冷漠疏离,从头到尾,他们之间所有的近距离接触都是她主动的。

到这一秒,他对她连多余的表情,一句简简单单的关心都没有。

陆归心并不怎么在意他的关心。

但他的不闻不问,却向她证明了,这一个月来,她的所作所为,没有任何作用,她在浪费时间,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改变。

她自以为是的,有趣的高难度挑战,几乎觉得快要成功了,只差她这次考试考进前三百名,让他答应她的要求。

而摆在她面前的结果,显而易见。

不是忽冷忽热,也不是若即若离,是他一直在陪她玩。

他心情好了就对她热一点,他心情不好了就对她冷一点。

她以为她在两人之间游刃有余,她才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个人。

到最后才发现,主动权在他。

他就像个置身事外的观众,漫不经心的笑看她表演,他心情好了,给她一次回应,她就像个傻逼似的沾沾自喜。

她从小要什么有什么,无一例外,也从来不觉得周复会是那个例外。

可事实却是,这块冰冷的石头,她没那个本事捂热。

呵,挺没意思的。

她的主动既然给的出去,也就能收的回来。

周复见她神色不对,正要说什么。

陆归心低笑一声,自嘲的扯了扯嘴角,点点头,“行,那我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。”

周复拧眉。

陆归心抬起手,摊开掌心,“东西还我。”

“什么?”周复望着她的脸,眼底闪过一丝疑惑。

陆归心声音冰冷清晰,“昨晚,我写给你的要求,给我。”

周复没有拿出来,只问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陆归心眉目间寒气像是要溢出来,字字一顿,“我再说最后一遍,还给我。”

周复望着她眼底的不耐烦,唇角抿了抿,从校服口袋里那那张打成结的纸拿出来,递给她。

“竟然随身带着。”陆归心接过来,笑出一声,几分讽刺,“可惜,我不想要了。”

死磕一个没有回应的人,也没必要。

她的骄傲,该捡起来了。

“周复,游戏结束。”陆归心漆黑的眸子盯着他的眼睛,声音没有一丝温度。

当着他的面直接撕了两人的约定,扔进厕所门口垃圾桶。

周复看着她的动作,瞳孔骤然一缩。

一贯平静冷漠的眸底,第一次闪过慌乱,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往垃圾桶那边微抬了抬。

陆归心说完。

转身大步朝高三(1)班走过去,背影清瘦又高,透着毫不遮掩的狠戾。

周复手指蜷了蜷,想跟过去,最终大步走到垃圾桶旁边。

他视线在垃圾桶里寻找了一圈,没找到,纸张似乎沿着垃圾缝隙掉到了下面。

周复眉心紧拧,唇角抿直,双手直接伸进垃圾桶,在一堆垃圾里翻找。

……

陆归心还没走到(1)班门口,就听到班主任的声音从教室里传出来。

“陆归心和谈应的事都别再议论了,学校和相关部门自然会查明真相,有必要告诉你们,学校会贴通知,现在开始上课。”

话音刚落。

砰——

微阖的教室门被一脚踢开,金属门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一班班主任被吓了一跳,一转头,就看到陆归心那张惹眼到了极点的脸。

女生站在教室门口,没戴眼镜,那双眼型漂亮的眸子异常清晰。

瞳仁黑的诡异,微弯的唇角自带笑意。

“老师好,我找夏澄。”陆归心礼貌道,声音温和轻软,却莫名其妙的听得人后背发寒。

上次处理苏泽月的事,班主任在场,早就知道陆归心的身份。

第一次这样和陆归心这样面对面,只看她一眼,腿控制不住的发软,整个人吓傻了似的站在原地,动弹不得。

班里其他人也直直望着陆归心,眼神各异。

出了这种事,她怎么还有心情跑到高三部来?

“老师,我找夏澄。”陆归心放缓语速,又说了一遍,唇角的笑意半分未减。

班主任回过神,什么话也没敢说,直接看向夏澄,嗓音不由自主的轻颤,“夏澄,你出去一趟。”

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陆归心身上,没听出班主任的异常。

夏澄不知道陆归心为什么来找她。

但是想到自己做过的事,心底虚得厉害。

难道她知道了?

不可能的,她为了把自己置身事外,花了一大笔钱,找的国外的账号,还是陌生人,让那个人在网吧发完就离开那个国家。

她计划的这么周密,陆归心绝对不可能知道的。

想到这儿,夏澄微微提起的心放了回去,起身出了教室。

陆归心双手插兜,面无表情的站在金属栏杆前面,望着下面的绿化带。

夏澄缓步走到她身后,站定,“你找我什么事?”

陆归心转过身。

女生比夏澄高了半个头,居高临下的低睨着她,唇角似笑非笑,眼底深冷,晦暗不明。

这样的眼神,盯着一个人看的时候,犀利的直穿人心,几乎让人喘不过气。

夏澄有些厌恶她这样压自己一头的姿态。

再开口,语气不耐,“你找我……”

陆归心反手一耳光狠狠抽过去。

“啪——”

重重的响声在整个楼道里炸开,传到整层楼的教室。

所有班级靠窗的同学在这一瞬间,全部站起来,趴在窗口。

就看到外头走廊,夏澄狼狈的趴在地上,鼻子嘴巴里的血流了满脸。

“我操!”

窗口的学生全都瞪大眼睛呆呆的望着这一幕。

这打的得多重,手劲得多大,直接一耳光抽趴下!

教室里头上课的老师全部被惊动,跑了出来,站在各自教室门口,瞋目结舌。

一班班主任更是吓得脸色惨白,扔下粉笔大步出来。

她惊慌失措的望着这一幕,张了张嘴,有那么一瞬发不出声音。

陆归心稍微歪着头站着,极肩短发,乖顺的齐刘海,嘴角挂着笑,整个人身上透出的那种诡异感令人头皮一麻。

夏澄被这一耳光抽的眼前发晕,脑子嗡嗡作响,半天爬不起来,鼻子里流出的血滴在地上。

最新小说: 异世界的小怪爱上了我 危险的同类 大玄侠臣 穿越:开局落凤床 机甲启示录 五女毒鼠 当集体穿越之后 诡梦十夜 穿越雨林的迷雾 艾特侦探所